幻影牡丹

温瑞安:

漫谈温派群侠 第七卷 我是冷血的剑


                  2016-07-14 苗博 温瑞安巨侠

温派小编按语:
 苗博,辽宁本溪人。登山旅行家、佛教徒。
20岁为了在经济上自立,并帮助负担家庭开支,用积攒的压岁钱开始第一次投资网游创业。在遭遇两次受骗经历后、赚得50万第一桶金并开始独自远行游学。从2013年开始,保持每年平均阅读1000本书籍的阅读量,读书涉猎广泛。对佛、道文化极为痴迷、曾一度有出家的念头。2015年在五台山闭关修行时,发下“以命渡苍生”的心愿。他决定用毕生全部的精力和能量,去传递爱,去点燃更多人的希望,给社会传递一些爱和正能量。2016年四月,开始创作长篇史诗奇幻小说《冬夜传说》。在他笔下时刻流淌着这种温暖,读他的文字总会不经意间获得动力和希望。
 苗博16岁开始接触温瑞安作品,最喜欢四大名捕,认为读温瑞安的文字时,从书无论哪一段单独拿出来看,都非常有独特的风格,让人一眼就可以分辨,文字潇洒仿佛像诗,结果令人有意想不到的惊奇与震憾!

       这一篇文章写的更特别,素描温派群侠的主人公大多写的是人,而这一篇却不是,是剑。

这把剑不是王小石那种有特色的剑,只是一把看似普通的剑,甚至连个剑鞘都没有,还是软剑。



看似普通的剑,握在一个看是普通的少年手里,组成了一个不平凡的传说。

《道德经》中记载,“大味至淡,大道至简,大美无言,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勇若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

许多最好的、最厉害的东西,看起来都是相反的,都让人感觉不到他们的威力。




鹰立如睡,虎行似病。天空中最凶猛的动物是鹰,可他平时看起来,站在那里昏昏欲睡,很呆滞,不熟悉它的人根本不会对它产生防备,所以当他突然出手,俯冲下来,往往就能一击必杀。




虎是森林之王,平时走起路来,慢悠悠的,无精打采的,看起来一副病怏怏的姿态,不了解他的人或许以为它是一只大猫,而领教过它本领的人们,才明白它的可怕。

这把剑普通的就像它们一样,看起来很平常,它的主人也是,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可怕,不敢小瞧了他和他的剑。



这篇文章还有另外一个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在写法上我采用第一人称来写,我就是冷血的剑,剑便是我。虽然不能像武侠小说中一样,练成人剑合一的武功境界,但在文字中体验一次“人剑合一”的感觉,也颇为有趣过瘾,我来试试看,究竟会写成什么样子。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年轻着呢,虽然我只是一把剑,我没有生命,但我却有我的气和我的魂。

如今我被安放了这么久,好不寂寞,虽然我看起来有些寒酸,连个剑鞘都没有,但想当年,我可威风着呢,江湖上许多成名的高手都敬佩我,许多凶恶的歹徒都害怕我,因为我的主人。



这么多年,我很想念他,那个热血澎湃的少年。没有人比我更能感受到他的热血,在我和他一起战斗的时候,我甚至能听见他的心跳,我们一同出生入死,除恶扬善,那些时光,令我难忘。




在人们的眼中,他是名震天下的四大名捕,而只有我知道,他不过是身手不凡的平凡人,我们并肩战斗,战胜了一个接一个的强敌,这些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坏人,他们的武功高出冷血很多倍,但这少年却极有忍耐力,他能等待到敌人最疏忽的一刹那出手,他只要出手,便招招是进攻。



在他十四岁时在云南百丈林,与十三恶徒的那一役,击杀一十三人。他身受二十余处伤,但仅半月即痊愈。


我喜欢并享受着和他一同战斗的时光,他是为天下百姓而战,为人间正义而战,所以,我们能取胜,凭借的不是我有多么锋利,也不是冷血有多么坚韧冷静,而是他那满腔热血,而是他那颗光明的心。


邪不压正。我坚信这世上邪不压正,善恶因果终有报,冷血替天行道,他不说太多的话,他有一腔最热的血,无论人们是否理解他,无论有多少人不懂他,这都不重要,他一如既往的对自己的使命坚定,他不怕伤不怕痛不怕苦不怕累,他是令我尊敬的少年。


无情是智慧的化身,他是勇敢的化身。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