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牡丹

温瑞安:

                《影子与剑》
                         文:泽夜九日
  不见了我的影子
  我的手上也没有剑
  马蹄与嚎叫追过来了
  眼前却到深涯
  
  涯边荒草丛杂 树影飘摇
  摇晃着长袍古袖
  摇落那一轮耀日
  我的影子跳下去了
  像一个孤注一掷的闪光
  那么亮那么亮
  溅起三尺血花
  
  那我的剑呢
  我茫然望向我的手
  马蹄与嚎叫追过来了
  我的手上却只有罪
  
  在稻花森森的田野里我埋一掊白骨
  春来开花 秋来结果
  冬雪清月中回首一斩
  身后人的面具裂了
  咔嚓 咔嚓 咔嚓
  裂缝翻出模糊的血肉
  
  不要再杀人了吧
  深涯传来寂静的呼号
  而我的影子先跳下去了
  撕开一道沉重的疤
  
  我孓然大笑
  迎着马蹄
  踢踏 踢踏 
  ——
  被横刀切断
  
  “钥匙带了吗?”
  “啊?”
  “带上我们过去吧。”
  我惊了一惊,从窗外的一片迷雾中回过神,赶紧站起来:“哦哦,好。”
  
  电梯缓缓上行,屏幕里的数字定格在高层,叮咚一声到了。
  楼道弥漫着一种独特的香气,扑鼻袭来,吹散一路被颠簸的疲惫。
  我们行色匆匆,向着大本营进发。
  
  房门开了。
  
  我总能想起初遇的那一次忐忑,像梦中的景色再现,熟悉又畏惧。
  那温柔的声音却那么寂静,敲击在“pingpong pingpong”的心脏上,让眼眶也跟着湿润。
  
  所以房门开了,我移步入内,忍不住环顾了一下四周……果然是不一样的了。
  每一次遇见都是新的重逢,每一次相聚都是独特的记忆。
  故而每一次都应该愈加珍惜,不然下一次又不知是何时,也不知在何地,是不是?
  江湖烟雨飘摇,前路漫漫而长远,活着已是不易的,说不定下一次我丢失的不只是我的影子,说不定我就失了心……但在这冷漠的世上,谁又在乎你是否还是你呢?
  就算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也极少会伴你找寻失去的东西了。
  
  房门开了,我们都走了进去,围坐一起。
  
  漫长的等待里,画面一帧一帧都似要细细琢磨才能出现,我与众人东一句西一句地拉扯着,思绪却禁不住远飘。
  房顶上暖黄色的灯光给桌上果子披了一身金黄。
  对面的人也金黄,在坐的人身周都是金黄。
  而我看不到我自己,大概是没了颜色吧,灰白的岁月里,连笑容也是灰白的。
  就像窗外。
  
  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
  一片迷雾中思绪渐入迷境,渐渐又迷失了方向,只从不远处隐约撞见几幢建筑物的顶。
  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我的手上已没有剑。
  我身后的马蹄越来越近,眼前却只有雾。
  
  在稻花森森的田野里壮士倒下了。当初一起开山劈地,他用的力比谁都大,毫无保留,不顾一切;而山河平定后,兄弟把他带到这里,剜去他的眼,挖去他的心。
  他化为一掊白骨,湮没在黄尘里。
  我落了一滴泪,折断了剑。
  
  所以用什么来打碎眼前的迷雾呢?
  我茫然望向我的手,直到听到他们说:“大哥来了!”
  
  他来了,
  就像一阵舒心的风,驱散了雾;
  他来了,
  带着独特的香气,吹得人倦意全无。
  
  我从窗外的无边迷蒙中惊醒,手足无措地站起来。
  
  “还好吗?”大哥握住了我的手。
  
  那温柔的声音却那么寂静,敲击在“pingpong pingpong”的心脏上,让消沉一扫而空了。
  
  “挺好的!”我望着大哥的眼睛,感觉我望见了一轮耀日。
  
  可耀日不是已经落了吗?
  我心中一惑。
  
  “那就好,上次见你的时候,我真怕你支持不住了。”大哥笑道。
  
  这一笑连时空都静止了,稻田里蛙鸣声起,村野飘来阵阵炊烟。
  我身后的马蹄远走,嚎叫变成了细语。
  我的身旁亦有了剑。
  
  可剑不是已经折了吗?
  我心中一惊。
  
  我忽然忆起很多片段。
  落马之时,碰壁之时,支撑我至今未倒下的,不正是这道霞光吗?
  原来原来,
  原来在这冷漠的世上,还有一个人在在乎我啊,在叫我不要放弃自己,不要忘记梦想。
  
  我的心热了,我仿佛也变得金黄:“有大哥的鼓励,无论如何都会支持下去的!”
  
  他向我点点头。
  
  我又望向窗外。
  窗外,天青雾散。
  一个薄薄的影子颤动在深涯,我的心也一颤。
  
  我毫不犹豫地走过去,纵身一跃。
  放下吧,把杂念都放下。
  管他马蹄远走还是tita-tita。
  影子重回我脚下,我们一起静静地坐在深涯里,风吹不动。
   
  深涯又传来寂静的呼号,
  ——不要再杀人了罢!
  这悠悠穹宇,沄沄水声,
  多么温柔,
  多么近。

*温大评点泽夜九日聚会文*

         我常说阿花有才气,是有点轻薄、有点薄倖,但也有点“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味道。很有点才学,浪迹江湖的感觉很浓郁,不太入阁庙堂,也不太济世救民,很江湖,非常落拓,也不太政治社禝。
         不过,阿花也合当有浩劫,阿九的才情,恰好就是他的尅星。九儿的才,不只不在阿花之下,而且行文如流水,行吟如落叶飞花,好几次在徵文比赛里,小九儿略胜老花,抑或是花仔礼让,让凱丽(九儿的原名)佔了上风。反正,阿花自有阿九收;不过,在感情上也许未必。
         好吧,我也不鸡婆了。
       言归正传,这次局面可能倒反,花胜九儿了。
阿九这文,不是不好,才华依旧,而且胜昔,她总能侧笔写人,人物不必素描,但性格自出,刀斧之工,难出其右,给她描述的人,例如是我,不胜荣焉。
        可是,这次,她又尝试新笔法,用她的诗来引领全篇,意识流派,意象闪现,象征回闪,明暗喻齐打亮车灯,探索思维的黑暗前路。
        可惜,这诗没写的很好,而且,顾忌太多,以致不便明说,又不好直指,所以结构很有点错乱,辞未达意,只激发行文时的怒气冲天,更休说直指人心,一如小九之前的佳作,不但动人,更加动心了。
        我还是那句话:
        怨就不要做
        做就不要怨
        你有怨气的时候多想一想,别人可能积蓄的不只是怨气,还有忿气和怨咒。所以,反诸求己,反省好过埋怨,埋怨埋怨,人心一旦埋了,怨就可以演变成怒了。
        阿九不要怨,一位好女孩,切莫成怨女。
                                             2018.1.22
                                                温瑞安

评论

热度(43)

  1. 张景淳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虎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