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牡丹

温瑞安:

                       《回忆当年》                                             文:范天问。
       回忆四年前,我有幸在西子湖畔听大哥讲课,被大哥赠剑,拜师。并赐名天问。在我的人生道路上,从未遇到过这样一位博学、睿智的导师,能够明心见性地看透弟子的困惑,用简单的话语给了我醍醐灌顶般的指引,我由衷的想要拜会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文学大家,一介布衣的我凭借一身的勇气,虽然举止有些鲁莽,但是大哥却并未引以为意,而是以一种仁厚、坦荡的侠者风范接纳了我,让我有幸拜于温派门下,聆听大哥的教诲。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从创办神州社开始,到后来弟子众多的自成一派,一直以来,大哥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弘扬侠义精神,为天下人所崇敬。另一方面,大哥的众多弟子来自于五湖四湖,虽然各自身份不同,但都因志同道合而受到大哥的器重和栽培。历史上很多伟人为了名垂千古而奋斗,却鲜少有人像大哥这样无私无求地帮助身边的人。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温迷,而这个温迷,不仅仅是温书之迷,更是温巨侠之迷。大哥的狭义胸怀和人格魅力深深吸引着我。之前我并不是很理解“大哥”二字的含义,一直以为尊称老师才更合适,后来才明白“大哥”二字恰恰体现了大哥的平易近人和与弟子们的深厚感情。

       从初次结识大哥到现在,已是悠悠五载岁月。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我与大哥相见的次数却很有限,作为弟子,我深感惭愧。但是大哥日理万机之余,却从未忘却还有天问这样一个鲁钝的弟子,一直多加栽培,在大哥66岁寿辰之际,还特意邀请我来参加,有幸再次听到大哥的教诲,让弟子十分感激。

       对天问来说,大哥的每一次教诲,都是心灵和思想上的提升。诚如大哥自己所言,武侠创作只是他的一小部分。他诗词的造诣、佛学的精深,以及贯通中西文化的思想早已成就了一代宗师的地位。大哥醍醐灌顶般的话语总是能给成长道路上的我很多指引,我虽然是一个写悬疑小说的作家,但武侠一直是我的梦想,青年时期曾写过的第一篇小说也是武侠,我一直渴望能够在作品中将侠义精神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如痛饮烈酒,酣畅淋漓,只可惜才情有限,在武侠小说上始终没有太大的作为。

        还记得大哥曾让我用心的写一部武侠作品,时至今日,我依然没有动笔,提笔前总有一种情切惶恐,以我如今的能力,还很难写出那种真正感人的伟大侠情。曾经我对武侠的理解还只是那种仗剑江湖的快意恩仇,但读过大哥的作品,却反而生出一种沉重之感。那种融入了儒释道和历史积淀的文字所产生的碰撞,才是能真正反映中华民族侠文化的最好载体。作为弟子我的格局,还是太过狭窄。恍然之间想到大哥充满传奇的过往经历,才更真实地体会到华夏侠文化与侠义精神的最好传承。

        这些年焦头烂额的忙于通俗作品创作,自以为还算满意,在完本之际,审视角色的时候,忽然发现竟潜移默化地受到大哥的很多影响。当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却可能遭受不公待遇,甚至身陷囹圄之时,于常人来说,人生的绝望莫过于此。可大哥却能在危难中愈挫愈强,磨难却更加锋芒了他的斗志,升华了他的思想,对于大哥来说,磨难只是淬炼伟大人格的过程。大哥以身体力行的方式给温派弟子做出了侠义精神的榜样。
        如今,温派弟子开花散叶,遍及世界,在大哥66岁之际,希望大哥能继续率领我们开拓天地,将当年神州社的精神传承下去。 

              *温大评点天问(尘宇)聚会文*

        2011年夏,我首次受邀到杭州网易总部,通知当天有活动包括:拍摄专访视频,摄录参奖视频、记招会,以及丁磊先生联合宣发云阅读启动仪式,开始了网易的长期合作,开微博、开写微武侠、并后续在云阅读开始连载新作。2014年夏,因微博达关注1000万,而受邀再到杭州,说是与温迷会面,到达会场时还“突如其来”(对我来说,确是,因为事先我不知情,也未给知会。等到开完记招、与温迷对流而签书告一段落后,又有来自五湖四海的资深温迷‘包括文化、武术界闻人’要进一步切磋了解,之后才突然给告知,原来有三十名网络文学最红火的写手,在会议室已苦侯我逾一小时了。)“温巨侠与前三十名网络当红作家交流会”,于是,我也只好“敢将余勇献高人”,进去会议室,不管来人文的、武的、高的、大的、强的、壮的、男的、女的、美的、帅的,反正,我都交流顺利,应对得契,相见恨晚,引为知己。
       其中,有一人,就是天问。他就是名作家尘宇,后我为他起名“天问”。他听了我的说话之后,也彼此在会议中交流了几句,我看他眉剑目星,气宇过人,英华内敛,沉着过人,而且品质淳厚,举止有度,在网易大员鼓舞下,他排众而出,过来跪下,当众拜师。我宝剑赠英雄,也半膝还礼。
        同时,还有一位女写手,长得很标致,画也画得好,也要抢先拜师。但剑只有一把,我当众赠予天问了。那小姑娘几乎要落泪了。后来我托刁四何五到处追查她的踪影,可惜还是,下落不明。
        天问这个孩子沉厚朴实,姿质厚润,已到了淡中本然,处世不偏,人间自有安排处的境地。我后来跟他上过长城(别的徒弟多还没有一同登城的经历,除了女弟子:李敏华、白灵、陈乃醉还有三大脑残粉),也邀请他来过深圳度过元旦寿辰,他都保持了一种正心诚意,道礼亲仁,文质彬彬,和而不同的君子之风,哪怕是对老人家(我的胞姊)同行时竭力尽心协助扶持,到一起去食饭用歺时的斟茶递碗,都进退有度,恭谨有礼,无的不在丰润自身,反诸求己,努力学习。更难得的是,他已是位著作有成,已拥有大量支持者和粉丝的有名网络写手,最近,他的作品听说还给搬上网络剧和视剧拍摄,可是,如今,再见天问,他也不易其淡定儒雅,待人也不忘其虎怀正气。
       很多人,特别是年轻有为,意图突飞猛进之士,错把财富当前程,误把文凭当饭吃。对这,我是过来人,看着人因制度的错误推行,老往坑里跳,我无奈,只好注以功力,加油加持,心里暗叹,大势所趋,无奈让君坑里跳。然而我的弟子范天问,虽然不知道他把我送的宝剑有无像延陵季子挂了剑,可是,我与他4年后南京重逢,并没有问他半句为何不与我们温派,一同在天堂与地狱之间,狩世上最寂寞也最孤独的猎,更没有要求他:侠,是我温派最重要也是最后一个字,他有没有完成我们共同的字,可是,我后来收的弟子,殷望所寄,但也不知道他(她)们会否辜负我老人家的所望,终于写成了/或/或永远写不成我们那一部用生命书写的“神州奇侠”。📖✍️

        ———神州温瑞安:又一彻夜无眠,为别人遗失手机备分和为温派侠道茫然淡然前程狂杀出一条血路来。20180115

       *「今天照片十張,與范天問一樣,都是溫大近身愛徒(近年收徒上一小部分)」

评论

热度(39)

  1. 万元头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