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牡丹

温瑞安:

武侠文学里承前启后的奇才温瑞安
2017-11-26 江湖知青

温瑞安在武侠小说史有承前启后的意义,其作品饱受争议,无论粉还是黑,很难忽视这位永远激昂澎湃的作家。
关心此问题的武侠迷,对温大其人其文应该有些了解。不废话。补充一些其它答案尚未涉及的地方。

1,温瑞安长于马来西亚,这对他后来的文风影响很大。
金庸自小接受传统儒家(精英)教育,在老爷子心里恐怕有很长一段时间并未将“写小说”当成大事。写出来的东西如何,你我心中都有数。我说一句“以正合”,不为过吧?

古龙就不同了,生于香港长于台湾,远离传统文化的母体。再加上幼年不太顺利的遭遇,街头厮混,虽说转型为文学青年,反叛意识已经根深蒂固。古龙无疑很有个性,生活颇具传奇色彩。仅说他写作的态度,恐怕不值得称道(我是古龙粉)。难得先生天纵英才,硬生生开辟了一番新天地——可列入“以奇胜”的范例。

温大是生长于南洋的华裔,自小学习中国文化的环境更差了点。因此,温大更具野草自由生长的味道(作为曾经的粉丝,也就容易原谅或忽视他在代表作里出现的明显史实错误了)。起初,他粉过金老,后来俩人掰了;自此主动接过革新派大旗,不遗余力地靠近古龙。开弓没有回头箭,再加上温大本身的壮怀激烈,天生一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豪杰架势,就此一路偏执下去。

2,温瑞安力图表达的文学态度和大多数技巧,在他的众多小说以及诗作里已有体现。
在豆瓣上找了一个链接,若对温大诗作有兴趣,可以找《山河录》看看。
试挑一个他笔下的人物作代表——《傲慢与偏剑》里的主人公,敖曼余。从不按常理出剑,歪打歪中。有智商无情商,视规矩为粪土。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武功,自然为世间所不容。

“我记得他的背景很孤寂,仗剑要冲杀入滂沱大雨的伏杀前,他还说了一句话:‘这场雨下得很傲慢。”
…………
事后,我想起他在雨中的出手,每一剑都是偏向、偏斜、偏傲的;但他的偏锋剑从无人可接、无人能挡。我也回忆起他步入雨中激战前的那一句话:“这场雨下得很傲慢。”

不难看出,他既不是令狐冲,也不是傅红雪,前者最终拥抱了主流秩序,后者则跳出十丈软红的束缚。而这个人,早注定被毁灭。
一场伤感而浪漫的死亡。

3,温瑞安影响了很多后来人。
温大以先锋派的姿态在武侠文坛立足。之前并非没有类似人物,譬如司马翎。奈何那时大神过多,司马翎在武侠小说中摆出的形象,被大大忽视了。(插一句,黄易的确继承了一些司马翎的遗产,却在笔法及架构上选择了相对保守的路子)温大更幸运,彗星般崛起于末法时代,并搭上港台文化攻占大陆文化市场的快车,想不出名都难。他确实有干货,风格几乎不同于前辈。

首先,极大拓宽了“公门”题材的维度。自平江不肖生以降,公门人物几乎皆可杀。六扇门的兔崽子们,全不见公案小说流行时的潇洒。温大给了他们一条生路,尽管他没抬起“法治”的大旗为名捕们争得更多空间,至少留下了很多精彩的人物和故事。

其次,刻意“诗歌化”的语言风格,颇多意象,极尽绚丽之能事,色彩渲染力极强。

温大习惯以点及面,再到立体——用一种短篇小说的常见手法,来拓展出大背景,交待故事。在《说英雄谁是英雄》当中非常明显。私以为,“张三爸劫法场”之类的场景才是温大故事魅力的核心。特征为时空背景很有限,人物复杂,变化更多,反复反复再反复,高潮高潮再高潮。

另一方面,为了刻意翻转局情,则在设定上多了本可避免的硬伤。庙堂+江湖的双螺旋架构是温大最成功之处。单说此点,要超出金老与古龙。金老有双架构,彼此结合多少显得松散。古龙通常致力于打造一个纯江湖。

2000年前后大陆兴起的新武侠,其中有一大半学习/模仿过温大。时未寒的《山河》,沧月的《听雪楼》及其作品,甚至小椴初试啼声的《杯雪》,当中无不闪耀着温大的痕迹。
只不过,有些人未必肯承认吧。

4,希望温大可以整理旧作,顺便填坑。
这条小小的愿望,相信很多朋友都冒出过相似的念头。

记起时正是忘记
怀念最浓时
没有了怀念,只有再见
像海在最汹涌时
没有了浪,只有惊天动地的
寂寞

日东升,月西沉
我走下长长的山坡
为了要上另一座自己也望不见的山
或者就在这一刻
黑暗来时,渐渐吞蚀了我

我忽然想起
想起我是被想起者
并没有被忘记
而我根本与你在一起

最后,感谢温大那些金光闪闪的文字。









个被想起者。

(本文原发表于2015年2月22日)

评论

热度(81)

  1. 多情乃佛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不俗即仙骨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万元头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虎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巨然子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中秋佳节第一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